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二天,皮陽陽陪著蘇雪晴,見了公園管理處主任,并談好了合同。

將公園包下后,皮陽陽馬上請人前來建造亭子。

他和蘇雪晴說的簡單,只要建一座亭子就行,但事實當然不會這么容易。

他去石場,請一名老石匠雕刻出四座兩尺高的麒麟,擺放在亭子四角,并用石樁固定住。

等到亭子竣工后,他還要前來給麒麟開光,這樣就能鎮住河煞,確保四十二號地的風水不會有問題。

同時,四十二號地也已經開工,不少大型機械進場開始清理,平地。

從石場回來,陸小婉忽然打來電話。

看到電話上顯示的號碼,皮陽陽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接通了。

想想自己確實有段時間沒和她聯系了。

“大哥,我明天就是省決賽了,你和蘇小姐有時間來看看嗎?”

電話接通,里面傳來陸小婉高興的聲音。

聽到這句話,皮陽陽不禁有些愧疚。

他原本答應陸小婉,要去省賽為她捧場的。

可是這段時間事情太多,給忙忘了。

沒想到,她居然已經殺進了決賽。

“你已經殺進決賽了?恭喜啊!”

皮陽陽是衷心為陸小婉感到高興。

進了決賽,就算拿不到前三,也算是出人頭地了。

“嗯,我也沒想到會這么順利。我是以小組第一的成績出線的。明天決賽一共是十名歌手,選出八強。”

陸小婉確實很興奮,她對自己的成績已經感到很滿意了。

“好,明天我來給你捧場。”

皮陽陽想了想,便答應了。

雕刻麒麟需要幾天時間,亭子修建也需要時間,所以暫時不著急。

“好,謝謝大哥,記得叫蘇小姐一起來。”

陸小婉高興的答應一聲,又特別囑咐道。

皮陽陽“嗯”了一聲,掛掉電話,便往公司去了。

來到辦公室,見蘇雪晴的辦公桌上,擺著一堆資料,她正在認真的閱讀審核。

看樣子,她只怕是走不開了。

“雪晴,陸小婉已經殺進省決賽了,邀請我們去省城為她捧場。你能走的開嗎?”

但是,他還是硬著頭皮問道。

蘇雪晴抬頭看了他一眼,指著面前的資料,無奈的說道:“你看我能走開嗎?新廠建設馬上就要開始了,太多的事情要做……”

皮陽陽苦笑一聲,“那……我一個人去?”

蘇雪晴“嗯”了一聲,“她都進省決賽了,你是應該去看看。可惜我實在走不開,要不然我一定去。”

“那好吧,我明天帶鐵牛去。”

皮陽陽知道勉強不了,只得無奈說道。

“記得待我祝福陸小婉,祝她旗開得勝,取得好成績。”

蘇雪晴想了想,又說道。

皮陽陽點了點頭,“好,記下了。”

翌日,將蘇雪晴送到公司后,他去紅梅山莊叫上鐵牛,一起趕往省城。

鐵牛高興壞了,只要能帶他出去玩,不管去哪里,他都興奮。

進了省城,已經中午了。

皮陽陽沒打算在省城過夜,準備看完比賽就直接開車回來,所以并未急著去酒店。

鐵牛喜歡吃烤肉,可是他對省城不是很熟悉。想了想,當初在公園門口吃冰涼粉時,曾經看到街道對面有一家烤肉店。

他直接開車過去,來到公園門口,見那個涼粉攤子還在。

“鐵牛,先去喝碗冰涼粉解解渴,然后再去吃烤肉。”

他一邊找地方停車,一邊對鐵牛說道。

“冰涼粉是什么?”

鐵牛砸吧砸吧嘴,好奇的問道。

“等會喝了,你就知道了。”

停好車,皮陽陽帶著他向那個冰涼粉攤子走去。

可是他還沒到面前,攤子上一個正在低頭喝冰涼粉的女孩,忽然抬頭看來。

“皮先生?”

女孩看到皮陽陽,驚喜的喊道。

皮陽陽一怔,愕然看著喊他的趙如玉,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趙小姐?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

不知道為什么,趙如玉的臉上微微一紅,然后說道:“我在公園逛逛,有點累了,就來喝碗冰涼粉解解乏。”

皮陽陽沒有注意到她的神情變化,“哦”了一聲,在她對面坐下,然后招呼鐵牛也坐下。

這時,老板娘也看到了皮陽陽,走了過來,熱情的說道:“小伙子又來了?這位小姐,這段時間一直關照我這老婆子的生意,經常在這里一坐就是一下午……”

趙如玉的臉更紅了,趕緊說道:“去給他們打兩碗涼粉來,算我的。”

老板娘應了一聲,轉身去了。

“這位是?”

趙如玉看著鐵牛,狐疑問道。

“他叫鐵牛,是我認下的弟弟。”

皮陽陽微微一笑,介紹道。

然后又對鐵牛說道:“鐵牛,叫姐姐。”

鐵牛盯著趙如玉,有些遲疑的問道:“她也是我姐姐嗎?我是不是有很多姐姐?”

趙如玉“撲哧”一笑,戲謔的看著皮陽陽,說道:“皮先生,他這話是什么意思?”

皮陽陽尷尬的一笑,“他是小孩,什么都不知道……”

鐵牛想了想,還是喊了一句,“姐姐……”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