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查到了!

皇太后的人查到了岑鳶。

此子十八歲,全名應是洛岑鳶,是幽州望族洛家的少主。

早年因家中突發火災,被人拐帶,流落他鄉,后來機緣巧合被富國男爵陳家收養至今。

據說,洛岑鳶早幾年前就被洛家找回。后來知道他母親曾與人為他訂下過娃娃親,便帶著人獨自上京來尋親。

最初,他不知道建安侯府是個什么態度,也不知道他這個娃娃親到底是什么樣的人,便偽裝成府衛進了侯府。

一接觸,估計是見小姑娘長得可愛又能干,便找了當年訂下娃娃親的當事人唐氏,請她履行當年的諾言。

“那洛岑鳶長得如何?有無本事?”皇太后問。

宛嬤嬤道,“太后娘娘,奴婢親自去瞧過洛岑鳶。那長相……也就幾個皇子能比了。真就是萬里挑一的模樣!至于本事嘛,還看不太出來,反正侯府的安全都是他在負責。他到現在也還是兼著侯府的府衛長之職。”

皇太后聽著,眼睛瞇起來,“那你覺得槿溪丫頭配這個洛岑鳶如何?”

宛嬤嬤眼珠子只一轉,便明白了皇太后的心意,“太后娘娘高明!若是讓鳳陽郡主去降住洛岑鳶,這娃娃親就不攻自破了。”

皇太后涼涼一笑,“一個是郡主,一個只是侯府二房嫡女,哪個貴重,那洛岑鳶只要不瞎,都知道怎么選。”

宛嬤嬤心悅誠服,還得是太后娘娘啊,一般人誰想得出這拆墻之法?

人還以為她看重的是洛岑鳶,要把好的留給自己外孫女。其實意在時安夏,實在是高招!

鳳陽郡主祝槿溪正在為時云起退親不成而氣惱不已,便聽宛嬤嬤來傳皇外祖母的口諭,讓她速速進宮。

她其實也想進宮見見皇外祖母,求皇外祖母去讓皇帝舅舅直接為她指婚時云起。

這應該是很簡單的事兒……吧?

先前她怎么沒想起這茬來?嗯,就這么辦。

祝槿溪興高采烈進宮,一番行禮后,就撲進了皇外祖母懷里撒起嬌來。

先要把皇外祖母哄好,才有糖吃。這個她懂,“老祖宗,溪兒可想您啦!您要不是派宛嬤嬤來傳溪兒,溪兒就要自己來求見您了。”

皇太后有事要這個外孫女兒辦,自然是慈愛有加,也是抱著她心肝寶貝兒的叫了一通,便是拉著她的手贊道,“哀家這溪兒啊,一轉眼就長大嘍!也是該嫁人的時候了,外祖母給你相看一個?”

呀呀呀,瞌睡來了就遞枕頭!外祖母深懂少女心啊!祝槿溪更是發自內心撒起嬌來,“老祖宗!您又拿溪兒打趣兒!溪兒可不要嫁人,溪兒要多陪老祖宗幾年呢。”

皇太后見外孫女一副眸里帶嬌的樣兒笑瞇了眼,愈發慈愛溫和,“嫁人也是可以陪著哀家的。等你嫁了人,哀家再給你夫君在朝中尋個好職位,如此你也吃穿不愁,榮華富貴享不盡,哀家就放心嘍。”

“哎呀!老祖宗!您就知道打趣兒溪兒!”祝槿溪琢磨著要怎么開口往時云起身上引。

皇太后卻是懶得和她再膩膩歪歪,開門見山道,“溪兒,哀家看中一個人,想叫你與那人私下接觸接觸,讓那人先把訂好的親事給退了。”

祝槿溪心頭一跳。天老爺!這是什么品種的親祖宗!

她還沒開口呢,皇外祖母就先知道她喜歡時云起了?也是,皇外祖母耳目眾多,能有什么事瞞得過她老人家?

這這這,多不好意思呀!

她紅著小臉兒,噘著小嘴兒問,“老祖宗,那要是人家不肯退親呢?”

皇太后一時也沒轉過彎來,剛才哀家有說是誰嗎?她怎么不問?

或許,是有說?記不清了。她道,“你是郡主,他那個娃娃親拿什么跟你比?”

娃娃親?也不算娃娃吧。祝槿溪委屈的眼淚差點掉下來,“溪兒使了法子讓他退親,可他不肯退。”

皇太后:“???”

哀家還沒交代下去,你就出手了?

她到底是人精,在這宮里沒點腦子也活不到現在,便是知道她倆說的不是同一個人,不由得沉下臉來,“你說的這個‘他’是誰?”

祝槿溪一愣,被皇外祖母的臉色嚇一跳,忙答話,“時公子,時云起啊。”

皇太后:“!!!”

就知道是這樣!

她緩了緩臉色,“那時云起是不錯,但哀家還有個更好的人選安排給你。”

祝槿溪:“???”

合著我倆說的不是同一個人?好慌!我就是喜歡時公子啊啊啊!

祝槿溪脫口而出,“溪兒誰也不要,就要時云起!”

皇太后原本握著她的手就那么松開了,淡淡道,“哀家只說一遍,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必須讓洛岑鳶退親。”

祝槿溪察覺出皇太后的不悅,心下忐忑,也不敢再提要指婚時云起了,小心翼翼問,“皇外祖母,誰是洛岑鳶?”

皇太后面色陰冷,連話都不想回她,只看了一眼宛嬤嬤。

宛嬤嬤會意,“郡主,洛岑鳶是建安侯府的府衛長。”

祝槿溪:“!!!”

她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皇外祖母,您要我去接近一個府衛?”

宛嬤嬤提醒,“郡主,不是府衛,是府衛長。”

祝槿溪:“!!!”

府衛和府衛長有什么區別嗎?還不都是下等人!

她這回的眼淚是真的委屈了,啪噠啪噠掉下來,“皇外祖母,溪兒喜歡時云起,不喜歡那個府衛長。”

皇太后輕輕嘆口氣,“身為皇家人,何談什么喜歡還是不喜歡?哀家需要你的幫忙,懂嗎?”

這算是非常好聲好氣在說話,很給臉了。

祝槿溪也不真是個蠢的,惹了皇外祖母不高興,以后好日子就沒了。

她眼淚汪汪地問,“那個府衛長有什么特別之處,還用得著皇外祖母讓溪兒去……”

到底是個姑娘家,“勾引”兩字兒是怎么都說不出口。

皇太后瞧著外孫女是個機靈的,便是又抬手摸摸她的臉,拉她坐在自己身旁,柔聲道,“哀家要時安夏做晉王妃!”

祝槿溪的腦子是轉了好幾個彎才回過味兒來,“洛岑鳶和時安夏訂的娃娃親?”

她一心撲在時云起身上,根本沒關注過其他人。但偶爾也聽了那么一耳朵,說時云起的妹妹某天許了個娃娃親,場面非常熱鬧,光夫家見面禮都不計其數。

那能是個府衛?

就聽皇外祖母沉聲道,“總之不管你有什么方法手段,要盡快讓洛岑鳶跟時安夏退親。至于事成之后,你若還想要時云起,哀家會為你想辦法……”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